笔耕一生的高伯雨

杨树彬
发布日期:2018-03-13 10:15:10 | 文章来源:潮州日报
  新春佳节,读了《潮州日报》“工夫茶话”专栏李英群先生的大作《韩江酒楼有佳联》,感觉甚为有趣,也很有味,如饮一杯浓香的工夫茶。韩江酒楼联过去也听说过,就不知酒楼建在何处,有人说在金山之畔。李先生根据高伯雨文章,谓韩江酒楼在西湖附近开设时,也正是乏善可陈的军阀洪兆麟蟠踞潮州时期。这个说法是可信的,因为高伯雨八九岁时曾在潮州读书,后来常到潮州访友游玩。他笔耕一生,写作严谨,记事记物,从不道听途说。

  高伯雨(1906-1992),名秉荫,又名贞白,笔名林熙、倚筠,广东澄海人。澄海在明清时属潮州府,作为一名文史专家,高伯雨经常在文章中引用古潮州义,说自己是潮州人。他出身望族,祖父高楚香,父亲高学能都在南洋经商致富。高伯雨是高学能第六个儿子,青年时曾游学日本,1926年游学欧洲,1937年移居香港,从此在港卖文为生,一直到1992年在香港病逝。

  香港地处南方,常年多雨。高伯雨赁楼而居,平生喜雨,故笔名伯雨,文章结集也多以《听雨楼随笔》(或“丛谈”、“杂笔”)为名。高伯雨的散文随笔主要是考述我国近代史事和人物掌故,他既有高深的文化修养,又有丰富的人生阅历,故能做到事事有来历,处处有依据,如《慈禧医病纪实》、《王昭君及其遗迹》诸篇。由于高伯雨文章多发表在香港、泰国、新加坡的报刊上,内地读者对高伯雨知之甚少。

  较早撰文介绍高伯雨是原《人民日报》文艺部编辑姜德明先生,他收集了不少高伯雨听雨随笔的单行本,写成《听雨五集》文章发表,还以《听雨集外》一文介绍了高伯雨《春风庐联话》等另外三本随笔。姜先生深知如此可读的掌故随笔,写作者须有大学问,所以对高伯雨评价甚高,他说:“读了高先生的书,更感到这才是大手笔写的小文章,如今若想寻找这样独具创见的杂家,不是不可能,怕是不那么容易了。”

  内地出版高伯雨著作第一本是1998年辽宁教育出版社“书趣文丛”第五辑中的《听雨楼随笔》,遗憾的是著者已见不到了。2011年故宫出版社又出了三册小册子,分别为《历史文物趣谈》、《听雨楼丛谈》和《听雨楼杂笔》。

  高伯雨在香港与饶宗颐先生有交往,饶先生对高伯雨也十分推许,他的《选堂诗词集》中有《题听雨楼杂笔为高伯雨六首》七言绝句,用“雨中烟树忆南村,笔法君家本有源”、“漫同窥日■中趣,沾溉风流也起予”的句子深切赞美高伯雨的文笔和人品。内地能够读到高伯雨文章的学人也无不由衷地赞赏,如瞿蜕园为《听雨楼丛谈》作序时说:“我翻阅他的《听雨楼随笔初集》,已经觉得字字精彩,至今还不厌重读。”

  笔者在《潮州日报》作外聘编辑时,曾写过《掌故名家高伯雨》及《南北行与高伯雨》两篇小文发表在本报上。不久收到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一位编辑来信,要求帮忙联系高伯雨家属商谈出版高伯雨著作版权事宜。那时我也希望能看到更多潮人高伯雨文章,回信谓可找澄海文史作者卢继定先生,因为他也写过高伯雨一些事,请他代为联系时还健在的高伯雨大女儿高守真。但此事没有下文。

  提到高守真,不能不说到高伯雨与陈寅恪一段以文会友故事。1954年,高伯雨的女儿高守真由中学教师考进中山大学历史系。1955年秋,高守真选修陈寅恪的“元白诗证史”课,受到陈寅恪夫妇的钟爱。1956年6月,久居香港的高伯雨随一个观光团到北京观光,他让女儿赠送陈寅恪一本《听雨楼杂笔》。陈寅恪读了数次对高守真说书写得不错,并回赠高伯雨一本《元白诗笺证稿》。因为高伯雨返程匆促,两位大师缘悭一面,令人叹惜。

  香港牛津出版社出版的高伯雨九卷300万字的《听雨楼随笔》,听说市慧如图书馆收藏有一部,不想还有一部在李英群先生案头,期望李先生能将里面有关潮人潮事不断披露出来,使工夫茶座四季飘香。
相关文章:
芹 婶 2018-03-13 10:15:34
笔耕一生的高伯雨 2018-03-13 10:15:10
守望春耕 2018-03-13 10:14:42
?